种族歧视,罪恶感和美国联合航空公司

关于写这篇博文我个人纠结了很长时间。一直以来,种族歧视都是讨论的焦点,根据一些我亲身经历的对话很想表达我对种族歧视的一些看法。

还要注意的是查尔斯所表达的并非他的个人意见,而是传达了一个普遍认同的观念。

 

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和查尔斯

几天前,我与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国朋友,查尔斯进行了短暂的对话。 对于臭名昭彰的联合航空事件在中国的热度如此之高我很诧异,于是我向查尔斯提出了一些问题,想了解为什么联合航空公司的事件引起普通中国人关注的原因。

我非常尊重查尔斯,希望能和他有更多的讨论。他认为这个事件引起中国人的内在兴趣是由于认识到种族主义。一名乘客由于联合航空超量预订而被警方从飞机上暴力带下飞机,而警察选择带走这位年纪较大的亚洲医生,可能是因为他的种族的关系。

种族歧视?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是这个原因?亚洲人是西方世界最成功的族群,甚至超过了白人。圣路易斯联储对此进行了关于美国族群和财富的报告。事实上亚洲中等家庭的家庭收入超过白人家庭,是所有族群中最高的,并且亚洲人的财富增长率也是遥遥领先。

asian wealth

中国人在美国移民中占有的比重最高。亚洲人的受教育程度也超过任何族群,当然包括白人。

收到查尔斯的短信,我的大脑开始飞速旋转。以什么标准来判别“西方种族歧视者”(暂且不论它的含义)?我遗漏了哪个环节?如果事态如此严重,我怎么从未察觉到?不久查尔斯发给我一些来自推特上的截图。

webwxgetmsgimg

“我十岁的时候,在附近的一个游泳池被一群白人男孩把头按到水里,嘲笑我是亚洲人。”

亚洲人可能是最富有的,受教育程度最高的,显然最成功的人群,但是他们确是被看不起的,被轻视的。我对查尔斯诚实的表达了我的不解。我成长在一个多元化的环境里,在公立学校里读书,我从来没有看不起过亚洲人。接着,他发来了最重要的短信。

Screenshot_20170413-231906

“恕我直言,作为一个美国白人,你完全不感受不到……”

查尔斯的观点是我无法理解种族歧视,也不了解作为亚洲人的难处,因为我是个白人。

假定某一行为属于某一个类人并将该想法和身份链接起来是相同的。当然这个是对种族歧视的教科书式的定义。

 

最显著的问题

“香港人经常看不起大陆人。有时候他们觉得我们不如人”

在我在中国的这段期间,确实有很大一部分的中国人向我抱怨了被人看不起,感觉的低人一等的情绪。当深层次挖掘这些感受,除了外国人与生俱来的种族主义,每个中国人都拒绝承认其他的任何潜在原因。每一个重要但毫无结果的对话都以中国的世纪屈辱开始以种族歧视结束。外国人的态度同样如中国的反应更是荒谬和站不住脚,对等级低的人的外界反应在几秒钟内就被认定为忽视,而且大多数外国人的最终情绪反应似乎也完全忽视了中国人的情绪。对于国际关系中最显著的问题就是误解的存在。

那么让我来揭开这个问题的神秘面纱吧,亲爱的读者: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严重的压迫,无论你是否接受这个事实,它对你同样适用。现实就是这样:

中国人也不例外,每个人都是如此。

让我们来看一个案例吧.

 

LGB群体以及其他的每一个人

你知道LGB这个字母缩写吗?LGB从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替代了“gay”这个词。这个缩写最开始的意思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和双性恋,并成为性压迫人群的代名词。1996年该缩写有所扩展,将Q纳入其中(同性恋或质疑性人群)。那么它现在所表达的是什么呢?当前的缩写已经变成了LGBTIQ+。需要认定为被压迫人群的数量,只能通过加上加号才能得到满足的这一事实并非巧合。一个加号。在美国感觉到受压迫的人群数量剧增因此需要在缩写的后面增加一个加号以表示无限。

我有个信息想要传达给大家:每个人都是受压迫的,生活也并不公平。导致压抑的因素也不胜枚举。你知道吗,预测一个人能否成功的最重要的指标是你的智商(IQ)。也许你并不像你的同龄人那样聪慧,可能你没有基本的心理处理能力去拥有一份好工作或幸福的生活。也许你长得很矮,也许你颜值不高,也许你有体味,也许你出身贫寒,也许你是犹太人,也许你是同性恋,也许家庭缘故导致在高中读书的你深陷抑郁,大学考试失利,从而丧失了拥有一份好工作的机会,也许在性方面你是一个攻击型直升机。

每一个人都富有多样性,可能不是很多,但一定存在某些被边缘化的多样性。当我们将人和现实作为一个个体定义为根据他们的边缘化分配他们的身份(他们分配,我们如何决定身份)时,对社会产生了严重的威胁。

那个在推特上说自己被欺凌的男孩是压抑的,这点毋庸置疑。可是,有多少孩子没有被欺负过,没被误解过。淡化他过去的经历的艰难是我无法接受的,而令我绝对不可接受的是,基于过去和现在的互动将我们分组,定义他人,并根据种族的不同区别对待。查尔斯坚持认为我无法理解他的处境。识别人群具有特定的想法,问题和互动是绝对荒谬的。思想和身份并非是同一件事情。部分亚洲人可能与部分白人的思维方式不同,有些可能相同;重叠是实质性的; 个人之间的差异总是远远大于群体。

 

生命的意义

在真空中传播速度最快的是光,但是你知道宇宙扩张的速度比光速快吗?我们现实生活中最快的介质永远都比不上我们所生存的宇宙。我们只是一个无休止的复杂世界的一个斑点,无限的知识,我们不能根据事物的尺寸来衡量它的的伟大。我们的思想,有着认知,情感和心理资源的有限性限制,该如何应对呢?我们把自己放置在信仰和价值体系中。

你无法创造自己的价值。你的价值来源于你的文化结构。大部分人戒不掉烟,吃的不健康或者很少运动的原因是他们无法控制自己的价值。更进一步说,你的价值和信仰比你了解的要更复杂。大多数精神上丧失工作能力的人都需要专业的精神科医生帮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不足。

当查尔斯告诉我,“你不能理解对亚洲人的种族歧视”,他设想的是一个结构,其中基于种族将人们在经验和表达上分裂开来。对此我无法认同。我拒绝承认根据种族对人们分类。我拒绝将复杂的个人问题推到种族问题上,我拒绝由于不同的边缘化与其他个人竞争和比较。

我所坚信的是阐述事实。比如你相信亚洲人在海外有着某种特殊的艰难的经历,我们必须通过对话解决此问题。根据种族划分世界并决定谁能进行种族对话不是一个成功的解决方案。不要认定你相信的人有权利基于种族而所做的言论,而是成为一个通过言论在混乱中创造秩序和结构的人。如果你在寻找生命的意义,存在的目的,加入定义我们文化结构的对话。承担起个人责任,接受事实和生活的真谛,并将这些事实传递给他人。这是一个艰难的思维。看到某人的皮肤颜色,发现自己被边缘化或被压迫的状态,这是很简单的。可是,人类只能通过言论的方式发展,这意味着要真正帮助这个问题,人们必须接受足够的教育来沟通,并愿意听取别人的想法。一个人必须避免诱惑,虚无主义地将自己的眼睛摆在世界的恐惧之下,就像被认为是压迫的排名一样。要进行有成效的对话,一个人必须愿意学习而不是减少问题。 一个人必须为无限可能的现实进行持之以恒的努力才能达到这一点。

为你的生活负责,成为更好而自己,并在你的结构中交换想法,进行对话。 承担对话的责任是我们如何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追求的目标。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